• 2005/01/08

    净思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qqige-logs/1035278.html

    在寒冷孤寂的冬天,
    停留于广阔的草原上,
    白雪温暖的覆盖着这片大地,
    喧嚣浮躁的现代人暂时安静下来,
    聆听这片空灵。
    轻轻地拔掉那些美丽的白雪,
    然后培上一些冻土。
    在宁静的草原上,
    我不知那些在黄土下面安息的祖先是否喜欢这样的打扰?
    我们走动、沉默、追思、悲伤,
    因为我们还活着,有感觉,会思想。
    对无可逃避的死亡的疑惧变成了内心涌动着的对生命的敬畏和感激。
     
    那些尘封的回忆悄然袭上心头,
    那些快乐与悲伤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。
    我们有时会不安分地猜测、评价。
    于是,
    我明白价值和意义原来并非虚构。
    哲人说,
    如果你不明白死亡,就不明白生命是什么;
    又说,
    活着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为什么活着。
    其实,
    在无限的未来生命中,
    我们目前需要探索的只是活着,
    在活着的时候做一件件生前死后都将无憾的事,
    在无限的宇宙、无限的时空和无限的未来之中,
    走完属于自己“活着”的那一小段历程。
    佛说:生死呼吸之间,一口气不来,即成来世。
    常说人生苦海,
    诚哉斯言,
    扛个人头在世上不容易,
    哪怕“诗礼簪缨之族”,
    而且越是“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”,越是祈求慈航普渡。
    谁来渡呢?
    慈航在哪里?
    实则,“我心即佛”,
    慈航在自己的心里,靠自己来渡。
    佛有佛眼,心有心眼,
    只要不被一叶遮拦,便会满目青山。
    “窗含西岭千秋雪”,
    何止千秋雪,
    无遮拦的心灵乏窗,
    能含容万千世象,
    日月星辰。
    心眼之大,
    大到可以包容宇宙洪荒。
    怕的就是自己一叶障目,
    什么都看不见,怎能不一片苦海?
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