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/02/26

    春日记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qqige-logs/1035263.html

    早春时节,寒意未尽,刚爬出地平线的太阳像一首赞美生命的歌,叫人心里充满了希望和暖意。挂在西山的夕阳,像个橙色的大蛋黄,下沉,下沉,一会就入了土,这时,山野上空烟云四合,一种无法描述叫做  暮霭  的东西,渗透在整个空间里,色调迅速加浓,晚风起初只是根树叶和衰草絮语,渐渐放肆起来,公然发出喧哗,尤其是那些枯叶 ,为了竭力证明他们自己的存在,借着风的力量,聒噪的最为起劲。在一片戚戚喳喳中, 不断出现一声又一声较为突出的赤啦声,一片枯叶经过最后的挣扎, 便永远的凋落了。但是, 眼前的这一幅黄昏景色,对于伫立在避风港的女孩来说,却视而不见, 听而不闻,眼睛连眨都不眨。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,房里的日光灯已经亮了起来,闷闷得站在窗前--他已经伫立多时了,外面影影绰绰的落着雪花,楼下围墙的墙头上,铺着薄薄的积雪,像一条笔直的银灰色的亮线,悬空挂着,围墙外面, 一大片的屋顶,都白蒙蒙的,只有远处暗红色的大烟囱,依然喷吐出一股股黑色的烟雾, 在湿冷的铅灰色的空气中飘散着。蒙着水气的窗玻璃,黑亮黑亮的,像面大镜子,清晰的映着屋里的景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分享到: